白日宣因

不上浪漫的当

欲情故纵

*医生AU,实习生/主治

(拉小郭跑个龙套)

 


王一博一声不吭冲上来缝合的时候肖战其实犹豫了一下才把手术台让给他。


一来不是什么大手术,二来只是有个实习生迟到,肖战不想找他麻烦,又怕术后报告不好写才叫郭子凡临时上楼找个人顶一顶。


他原话说是个活人就行,结果OR的门一开,前面是他无论说了多少次白大褂都不系扣子的小徒弟,后面又是那个人。


王一博白大褂松垮垮挂在肩上,手术帽遮住上面一层碎头发,眼神从肖战脖子阴恻恻上扫过去,比无影灯投在手术服上的光色温还低。


跟他徒弟俩人一前一后臭着脸,像刚登记完死者名单的一对阴间使者。


那道目光看人好像做菜拿刀刮掌心的碎洋葱屑,没什么实质的伤害性,但还是会留下危险的印象。

 

“真麻烦你了。”


肖战想,幸亏给病人上的是全麻。

 

晚上海底捞,脑花半生不熟地在牛油锅里滚来滚去。肖战发着困又想起白天的事,拿筷子另一头戳郭子凡的脑袋:


“下次不许叫他,听见没?”

 

“为啥?”

 

郭子凡哧溜吸了一条宽粉,揉揉自己的头又戳了戳锅里的脑花:“人家帮忙又不是惦记你。”


刚说完后脑勺被轻轻拍了一巴掌,比他亲妈下手轻多了。

 

让郭子凡想起刚进医院那会,几个同学一起吃饭,说到肖战长得太过分,都庆幸这人当年没进产科,否则他们这届光棍率势必再创新高。他本来以为肖战会像其他海归派一样难伺候,结果这人既不摆臭架子又不发脾气,下班还管他饭吃,货真价实的亲妈级主治。


“妈,王一博怎么得罪你了?”

 

“好好说话,郭子凡。”


肖战语气突然一瞬间端正得像在晨会上发言。

 

郭子凡一抬头,见王一博夹着滑板往他们这桌过来,径直坐在郭子凡边上。白T恤领口湿着,拿漏勺在锅里搅了搅:“怎么蹭饭不叫我?”

 

郭子凡说:“你还愁没饭可蹭,我给你拿调料去。”王一博说,我不吃辣,刚从楼上训练下来,看到你们在这过来打声招呼。

 

肖战脸上看不出一点尴尬的样子。镇定自若朝王一博笑了笑,低头又去确认了一下脑花的死亡程度。


但郭子凡了解他导师,肖战平时非上班间遇到不熟普通同事根本不是这个反应,绝对比他要热情,而不是像现在表面上四平八稳坐在那假装喝可乐,实际上耳朵尖都红了。

 

郭子凡看王一博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咬着筷子,抬头盯着肖战挤眉弄眼:“我吃好了。”

 

才走五分钟肖战的手机就响起来,“不打扰你泡男人了。”


吓得肖战差点手机掉进面前吃了一半搅弄得脏兮兮的蘸料里。

 

他洗完澡衣服也没换,穿着白天里面那件格子衬衣,头发半湿又新出了汗。


本意当然是不想给王一博看见这幅邋里邋遢的样子才不叫他来吃饭,更何况毕竟不是一个科室,王一博又出了名的不爱跟人打交道,只跟他脚边那位小老婆形影不离。

 

上周早上肖战坐门诊,趁病人还没来,手里拨弄暖气片上的一盆多肉,装作无意问缩在角落里躲着监控打游戏的郭子凡:“王一博的小老婆是啷个?”


他听麻醉科的女孩子说的——肖战刚转主治不久,还没改掉当住院医那会爱八卦的毛病。

 

难得有一天不在手术室当苦力,郭子凡靠在椅子上转过来,眼睛还盯着手机屏幕:


“大老婆是楼底下那辆摩托,小老婆是他脚底下四个轱辘。”

 

结果这天王一博把小老婆忘在海底捞了,还是肖战提醒他,两个人才又折回去拿。

 

肖战手里握着半杯双响炮,路上瞟一眼王一博手里那杯,勉强喝了三分之一。


心里忍不住噘了噘嘴——不想喝早说,我还可以点两杯。

 

他跟王一博除了工作没什么共同点,只好没话找话地问:“你怎么今天不骑车?”


“你今天也没开车,肖老师。”

 

王一博夹着他的宝贝老婆出来,令人烦躁的轱辘声就在肖战耳朵边打转——跟手术台上的风格类似。要么不说话,要么就是看到哪出了问题才开口,绝对不多提一个字。

 

那张脸出了汗也没什么温度,像冷气在杯壁上凝结出的满满一圈水。

 

肖战说,最近麻烦你了。其实他用不着这么客气,只是听到“肖老师”三个字觉得瞬间跟王一博产生了代际差异,心里不是很爽快。


又半开玩笑补上一句:“以后还得多照顾我们科室,王老师。”

 

肖战这话说得有点带刺。看王一博不顺眼的人还真不少,虽然他绝对不在那一类里,但万一王一博理解错了也不是他的问题——王一博年龄比郭子凡大不了几岁,在脑科做过一助的大手术比肖战手下这拨还没割过阑尾的小屁孩进OR洗手的次数都多,最难得的是没出过什么洋相,还被点名夸过好几次。


招人眼红是肯定的,他跟的那老头才返聘不久,上一个认真带的徒弟出了事故调去外地后,就没见再这么上心过。


心脏外的主任见王一博来给肖战帮忙,等人走了才跟肖战开玩笑,手指着王一博刚进电梯的背影:


“不容易,脑科又要立太子了,要能顺利继位以后说不定还是我的领导呢。”

 

肖战吸到还剩小半杯冰块椰果,顺手丢进地铁出口处的垃圾桶里。王一博跟他同一站下车,地铁口到公寓还有不小一段路。


他们俩住同小区这件事肖战其实一早就知道,不想让王一博看出来——虽然并不是不想跟他多来往,但又不想跟他套近乎。

 

饮料喝完又热得心烦意乱,肖战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


低头不见抬头见,这点神秘感迟早都会被磨没。他想明天上班一定跟郭子凡正式警告,不准再拉王一博下楼帮忙。

 

吃饱喝足容易发困,走到红绿灯口的时候他没注意脚下,道沿上一脚踩了个空。被人手包裹住肘关节牢牢抓住的时候肖战大脑都宕机了一秒钟——说起来真的有点变态,王一博踩在滑板上还能扶着他不晃一下,难怪平时手也那么稳。

 

绿灯亮了,他手还没松,往下握住肖战的手,把那大半杯饮料塞给他,路灯下刘海撩起来毫无遮挡的一张脸冲击力尚不够强烈,嘴角还罕见朝上扬着。

 

“你替我喝了吧。”

 

等肖战反应过来他已经站在电梯里,咬着被王一博含过的吸管,一直到电梯门打开才发觉哪不对劲。


哪有同事之间这么恶心的。

 

他等不到明天早上立刻给郭子凡打了个电话过去。对方上来就一声哀嚎,为什么急诊总叫我。肖战说没你的事,但以后,绝对不许王一博帮忙了,否则不管你晚饭吃。


那边显然一愣:“怎么啦,他睡完你不认账吗?”

 

肖战躺在沙发上,自暴自弃吸着那杯双响炮说:“小朋友,都是你拉壮丁不分对象搞得我这么难看。”

 

其实这话挺没道理的,一般找人帮忙都是找临时有空的,偏巧这一个月来每次都是王一博。


郭子凡打了个呵欠:“你哪根筋又不对了,都王一博一看到我就自己主动过来的好吧?我确定他对我没意思。”

 

肖战愣了一下,刚好又有电话打进来。


王一博问我明天几点下楼接你?理直气壮得一比。

 

肖战一时顾不得切回去先给郭子凡挂断,问你想干嘛?


王一博声音懒洋洋的,好像也刚躺下不久:


“当然接你上班去咯,肖老师。”

 

白天肖战跟一助抱怨明天限号,他不会骑车,又要早起走路去地铁站,没想到王一博不是真的六根清净。肖战呵呵干笑两声:“不必了吧,王老师,那多不好意思。”

 

王一博没忍住笑了一下:“那跟我间接接吻就好意思了。”

 

肖战的兔子尾巴就这么被人攥着绒球扯了出来。


“对了,你为什么假装才知道跟我住一起?心机好重啊肖老师。”

 

“明天七点半接我。”

 

肖战撂了电话又打给郭子凡,这次横得不行:“明天就算只有清创缝合也得上楼找王一博。”

 

郭子凡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心想王一博的摩托车居然这么快就地位不保了。

 

TBC


评论(80)

热度(4075)